上发条

Posted by David Gu on April 21, 2014

poster

青春必将逝去,没错。它不过是动物习性的演绎而已。不,与其说是动物习性,不如说是街头地摊售卖的小玩具,是铁皮制的洋娃娃,里面是发条,外边有旋钮,吱吱吱拧紧,洋娃娃就走起来了。

开学前这段时间重温了经典电影 Clockwork Orange,大呼过瘾,甚至有种顿悟的感觉——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才刚刚从高中毕业,当时对这部电影得理解是有不足与偏差的。当然了,我不会妄然写什么影评——我也从来没写过。而在看完电影后,我还兴致勃勃地买了本小说

如果我们不谈论电影与小说本身的深刻意义,仅仅讨论发条这个东西——到底是谁给你上了发条?是别人,还是你自己?另一方面,这也是个可怕的问题,一如《楚门的世界》中的发难:你会不会只是生活在一个真人秀节目中?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人所操控?

假期回家的那段时间里,我问一位朋友,为什么你本来是不玩 XXX 游戏的,现在却突然玩儿起来了?他给出的答案很简单——至少很容易让人理解——『为什么不呢?别人都在玩儿,所以我就玩儿咯。』他说。我觉得这是一种典型的情况——比『从众』心理更高级,而略『逊』于『被洗脑者』的意识形态。的确,如他所说,参与这个 XXX 游戏能获得认同感——即使不需要但也难以拒绝;所以,从这个角度看,我认为这其实是积极的行为。然后,参与的后果却是不可预料的。

事实上,这个 XXX 游戏改变了我身边太多太多的人。

他们是被他人上了发条吗?可以这么说。但是一般情况下,应该没有人拿着枪指着另一个人的脑袋说:别人都『如此如此』,你为什么不『这般这般』!那么,他们是自己给自己上了发条吗?很有可能。但是这种做法本身没有错——这只是为了参与从而得以分享(也可能只是为了获取)。

该死的发条

我个人认为,深不可测的库布里克所想展现、揭露的就是这样一个事实与问题:(在某种社会状态下)谁在上发条?以及,为什么人们似乎心甘情愿地被上发条?进一步说,谁在通过『上发条』从而获得惊人的利益?这些问题很难回答——因为根本没有回答的必要。

『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