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Posted by David Gu on December 6, 2013

The Crazy Jack.

Jack 像往常一样,“拿起”手指,掏出手机,在屏幕上来回滑了几下 —— 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。

我发现这还不是最可悲的。

Jack 的一切行动都变得越来越迟钝,就好像被邪恶的女巫施法了一般。当然,你也可以认为是他嗑药嗑 High 了——鬼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最让人觉得好笑的是,Jack 开始疑神疑鬼:他有时会觉得有人在跟踪他,或者刷牙时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身后“矗立”着人形黑影,又或者睡觉时感觉有另外一人也睡在一旁,轻轻的喘气。

当我去问 Jack 有关这些“鬼魅”时,我从未在他脸上看出任何恐惧的表情——只有兴奋。Jack 仿佛很喜欢这种“鬼魅”的感觉,据他所说,“鬼魅”将他带入了一个新的世界。而这种作用就好像他所无比推崇的说唱乐。

只有墙上贴满了数学公式的人才会有这种愚蠢而幼稚的想法。

Who is David?

David:“你相信鬼吗?”

Jack:“相信。”

David:“呵呵。呆逼。”

Jack:“…… David,你可以教我些东西么?比如优美的拉丁文,或者一项暴力点的运动,或者……怎么与恶魔沟通。”

David:“可以是可以。但你不能再沉迷于其他东西了。等等,恶魔?”

Jack:“……”

“呵呵。”

David:“呵呵。呆逼。”

Jack:“恶魔以阴暗力量为食。恶魔交易的筹码只有你的灵魂。”

David:“你觉得我是吓大的吗?”

“呵呵。”

Jack:“从数学上来讲,恶魔处于复平面之中。所以我们无法看到他们。”

David:“这是年度最佳蠢言蠢语。我觉得你需要,呃,首先要从‘会讲笑话’开始改变自己。”

“我会讲笑话,而且几乎是大师水准。呵呵。”

Jack:“这似乎有点困难,我要去睡觉了。”

David:“你不能总是这么自暴自弃,喂……”

“咳咳。”

我在床上,听完了走廊里这段“有趣”的、可能是疯子之间的对话,习惯性地往一边挪了挪身子,晃着脚丫子,入睡了。

“咳咳。”

三、我是谁

Jack 像往常一样,“拿起”手指,掏出手机,在屏幕上来回滑了几下——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。

我发现这还不是最可悲的。

我非常好奇,Jack 为何总是皱着眉头?为什么要像行尸走肉一般生活?为何沉迷于那部手机?为何满脑子都是“愚蠢和疯狂”?为什么……

我终于忍不住,想去找 Jack ,批判他的荒唐与自私,恰好,Jack 就在走廊里。

David:“手机借我看看。”

Jack:“嗯。”

David:“You still love her, don’t you?”

Jack:“Of course, motherfucker!”

“呵呵。咳咳。”

四、尾声

Jack 像往常一样,“拿起”手指,掏出手机,在屏幕上来回滑了几下 —— 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。

我发现这还不是最可悲的。